◈ 第9章

第10章

白氏抬頭看向顏浩瀚,「老爺,妾身問過廚房的下人,昨日晚膳時,卿芸去過廚房,還動了微玥的食盒,所以……」

「微玥現在還不知是死是活,老爺,你要救救微玥啊。」

顏浩瀚一向偏愛顏微玥,因為她天資過人,是眾大家千金中的典範,又有『皇城第一才女』之稱。

白氏又是他的寵妾,顏浩瀚自然對她的話深信不疑。

「孽障,你還不承認?」顏浩瀚狠拍了下桌子,語氣不容置喙:「難道要我將下人拉來對峙?你才肯承認?」

這逆女,沒有一天安生。

要不是看在她母親的份上,早就將她……當年就是因為她,害得她娘和她弟弟……

顏卿芸哭唧唧地咬着下唇,一副『我很冤枉』的樣子,「爹,我去了廚房沒錯,我碰了妹妹的食盒沒錯,但我真沒害妹妹。」

「那食盒,不止我一人碰過,為什麼唯獨懷疑我?如果爹不信,可以搜查我的屋子,看我有沒有藏毒。」

「爹爹,我跟妹妹感情向來很好……嗚嗚嗚……我沒有理由害妹妹。」

「還有,妹妹到底中的什麼葯?大夫沒有查出來嗎?若是可以的話,我寧願被葯的是自己,寧願自己忍受妹妹的痛苦。」

「嗚嗚嗚……」

顏卿芸一頓喊冤之後,眼淚吧嗒吧嗒的掉。

「來人。」顏浩瀚看她那副模樣想起了她娘,有些動容,喊來下人。

兩個小廝進來。

「給我搜清風苑,任何角落都不要放過。」顏浩瀚吩咐下人。

小廝應聲,「是,老爺。」

顏浩瀚指着顏卿芸,「敢撒謊,看我不家法伺候。」

顏卿芸垂着腦袋,嗚咽着沒有說話。

不多時,小廝回稟:「老爺,大小姐的屋子裡沒有任何疑似毒藥的東西。」

「嗚嗚嗚……爹,真不是我。」顏卿芸再抬頭,水眸汪汪看着顏浩瀚。

白氏一口咬定是顏卿芸,「老爺,有心下藥之人,怎會留證據等着被搜呢。微玥生死未卜,你不能不管啊。」

顏浩瀚直勾勾盯着顏卿芸,思量着,沉聲威脅她:「卿芸,為父再給你一次承認錯誤的機會,你老實交代。若我發現你撒謊,別怪我不顧念父女之情,將你送去大理寺。」

父女之情?

十歲之後,被丟到清風苑的六年里,你可關心過我,你可盡到父親的責任。

因為白氏的一句話,就判了我死刑。

可笑。

「爹,沒做過的事,你讓我怎麼承認錯誤。」

「妹妹中藥,我恨不得替她受罪,怎麼可能害她。」

顏卿芸邊說邊擦着眼淚,臉上的妝都擦花了。

跪在一旁的阿玉也鼓起勇氣為小姐辯解:「老爺,小姐心地善良,絕不會傷害二小姐,或許下藥之人另有其人。」

顏卿芸點頭應和:「爹,阿玉說的沒錯,可能兇手另有其人,爹不妨將所有碰過妹妹食盒的人都搜查一番。」

提溜轉了兩下眼珠,補充道:「又或許,妹妹只是誤吃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。現在妹妹昏迷不醒,最重要的是給妹妹治病,讓妹妹儘早醒來。」

白氏和葉氏眼底閃過一抹狐疑。

這痴女,今日怎麼變得伶牙俐齒?

尤其是白氏,難道真如微玥所言,她掉下懸崖將腦子給摔好了?

但,不像啊,她要是好了,為何還將自己化得人不人鬼不鬼?

白氏不想放過這個好機會,跪下來,接着哭道:「老爺,微玥善良懂事,從不與人結仇結怨,怎會有其他人害她?老爺,你忘記去年卿芸給微玥吃瀉藥的事了嗎?還有前年,微玥被卿芸推下水,還有……」

她羅列了一大堆顏卿芸害顏微玥的事。

原主不懂實情,可顏卿芸知道,白氏口中的所有事,都是顏微玥自導自演,為了博得父親的關注,博得父親的寵愛,讓父親厭惡原主。

顏浩瀚本來被顏卿芸說動了,但白氏的一番話,又讓他的眼底染上一抹怒氣和厭惡。

在他的印象中,這逆女不止一次陷害自己的親妹妹。

以前,只要一動用家法,她便會承認。

昨夜微玥生病一事,怕也是她所為。

顏浩瀚看向旁邊的管家:「上家法。」

聽到要家法伺候顏卿芸,白氏偷偷勾了勾唇,臉上閃過一抹竊喜。

微玥昨夜受過的苦,顏卿芸這賤人也要承受一遍。

哪怕不是她下的葯。

顏卿芸聽到『家法』二字,心裏拔涼拔涼的,原主曾受無數家法,哪次不是因為顏微玥。

很快,管家拿着三尺長的鞭子回到正廳。

遞給顏浩瀚。

顏浩瀚手持長鞭,「卿芸,我再問你一次,是不是你做的?」

顏卿芸一雙好看的雲眸噙滿了淚水,帶有一分固執:「爹,我說了不是我,你要屈打成招,那我只好去大理寺敲鼓喊冤。」

屈打成招?

去大理寺敲鼓喊冤?

這兩句話徹底激怒了顏浩瀚,他揮動手中的長鞭。

「啪~」

狠狠落在了顏卿芸的左肩上。

「嘶~」

顏卿芸疼得倒吸一口涼氣,這渣爹,都說屈打成招了,都說去大理寺敲鼓喊冤了,竟然真的打她!

好疼。

肩膀火辣辣的疼。

第二鞭即將落到顏卿芸身上時,她忍不了了。

右手一把抓住長鞭,眸底染上一抹狠厲:「我都說了不是我,不是我,你當真要屈打成招嗎?」

顏浩瀚見她反抗,一臉詫異,又憋着一口氣,「你,你個逆女,竟敢還手,反了天了。」

他用力扯了扯手中的皮鞭,卻發現皮鞭的另一頭被顏卿芸死死抓住。

氣得頭頂快冒煙。

逆女,何時變得力氣這麼大?

「還不放手?」顏浩瀚怒吼。

「不放。」

「放手。」

「不。」顏卿芸稍微一用力,鞭子從顏浩瀚的手上脫手,掉在了地上。

顏浩瀚:「……」

白氏:「……」

葉氏:「……」

正當顏浩瀚要大發雷霆時,楚司鈺帶着御醫進了府。

顏浩瀚立刻換了張笑臉,領着白氏等一群人跪下行禮:「參見太子殿下。」

「榮國公請起。」楚司鈺虛扶了顏浩瀚一把,「聽說二小姐病重,本宮特意帶許太醫給二小姐診治。」

「多謝太子殿下。」顏浩瀚拱手。

「榮國公客氣,顏大小姐是本宮未來的太子妃,本宮照顧卿芸的妹妹是應該的。」